性相關數據缺乏,成人用品設計真是苦差

麻省理工畢業的女工程師Janet致力於設計性玩具,起初她以為市面上的性玩具太爛是因為不符合工程學導致,但調查後,她發現缺少關於人類性解剖的材料;性玩具難以進行標准化和測試;此外,收集到的測試結果也不可靠…

撇開與色情的關聯,按摩棒基本上就只是一個小器具;一個配有馬達、電源、控制裝置和外殼的簡單小玩意兒。然而市場上許多這類產品設計糟糕且效果差;最糟的是它們通常賣得超貴,然而東西卻完全配不上那個售價。所以到底是怎么了呢?為什么在這樣一個偉大的科技時代,按摩棒會這么落後呢?

缺少與性相關的人體數據

畢業於麻省理工的機械工程師 Janet Lieberman 致力於設計性玩具,起初她以為市面上的性玩具太爛是因為不符合工程學而且執行不當導致的。但在調查之後,她發現更大的問題是缺少關於人類性解剖的材料;性玩具難以進行標准化和測試;此外,收集到的測試結果也不可靠。

對設計而言,人體解剖學很重要。設計一個產品除了要考慮使用部位的方方面面的數值,還得參照大量樣本的特殊值和平均值進行設計。但是這對性玩具來說,辦不到啊!!!首先,缺少關於陰戶的數據。目前沒有任何官方關於陰戶的分門別類數據,也沒有各種類型間的共性數據。也沒人知道每個陰戶對於不同的性玩具會產生什么樣的反應。例如,由於人跟人之間的區別,那些承諾能同時刺激yin蒂和G點的產品,往往只能碰到其中一處,讓顧客很受傷啊。性玩具的設計者們並不知道對大部分人而言,這個產品有效的概率能有多少,他們的承諾都是基於極少數樣品推測出來的。

缺少相關信息對 Lieberman 來說特別麻煩,她的處女作 Eva,是一款解放雙手的yin唇按摩器;這救要求她必須對解剖學有足夠的了解。麻煩的是,生殖器的形狀特么不是固定的啊:激動的程度、荷爾蒙水平和許多其他因素都會改變生殖器的大小、形狀和位置。而且產品既然是用在啪啪啪上的,你就必須把與顧客一起快樂的搭檔的感受也考慮在內啊!另外,啪啪啪搭檔的大小、形狀和位置也會對陰戶和陰chun造成影響。然而,相關資料真的很少,直到七年前才有了第一份啪啪啪的超聲記錄。

產品測試

缺少信息不是唯一的麻煩,對於性玩具設計師 Béhar 而言,最大的麻煩在於產品的測試。性反應很複雜,因此與其他產品相比,性玩具要設計地適合多數個體,會非常困難。雖然,現在3D技術讓原型設計變得容易多了,但是研發過程還是常常發現這個產品不行,得重改;這也是導致這類價格偏高的原因之一。Béhar 表示:設計性玩具的風險極大,設計師往往在產品幾乎成批生產之前仍不知道這個東西到底有用不。

測試結果獲取及可信度

另一個問題在於測試結果:對性玩具來說獲取效果數據很不容易。如果是玩具小汽車,可以丟給一群孩子看他們喜不喜歡。然而成人玩具,設計者和工程師就沒辦法要求參與者立刻測個結果出來了,而事後獲取反饋也是麻煩重重。Lieberman 發現參與 Eva 測試的女性很喜歡向她描述這個產品為什么對他有效/無效。另外測試很費時間,一對測試者就需要花上一周時間。

由於測試不是當場進行的,回收的數據未必真實,可信度比較低。不過隨著性玩具公司名氣傳開,願意參與測試的顧客增多,容易獲取大量數據,那么設計就會沒那么艱難了。

此外,隨著參與性玩具設計的物理學博士、工程師和蘋果公司營銷團隊成員的加入,產品的效果就越來越好了,因此也就越來越多顧客願意幫助進行測試。此外性玩具設計公司開始與婦產科進行合作,測試的結果和數據的獲取和可靠性也隨之增加了。

加上如今是個性更加開放的時代,人們對此不再那么抵觸和放不開,因此一切都開始變得美好,前途一片光明。